Taipei Society - 澄社

謊言計畫共和國

徐世榮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三年前的今天,苗栗大埔張藥房遭劉政鴻強拆,致使張家屋毀人亡,後來雖贏了官司,違法的土地徵收終被撤銷,但巨大傷害卻已造成。如今,重返大埔,放眼望去,除了建商蓋樓出售及滿街仲介廣告外,還能看到什麼?看得見劉政鴻當初所宣稱的高科技設廠及就業人潮嗎?沒有的,然而,這卻是大埔強制徵收的基礎。

類似情形也出現在其他徵收地區,也就是,政府往往以華麗的計畫藍圖來進行土地徵收,但是,後來卻發現這些計畫藍圖其實都是謊言時,該怎麼辦?一切能回到從前嗎?當氣象局因颱風路徑預測不準而遭致批評時,又有誰因為政府計畫藍圖的預測不準而被責難,並要求承擔責任?台語俗諺「頭過身就過」,當徵收來的土地沒有實現原先計畫目標時,我們卻習以市場景氣低迷來合理化原先預測的不準確,並不以為意。然而,那些因為預測不準而家破人亡的被徵收戶,他們就該死?

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政府,經建單位浮報經濟成長及就業增加數字、科技單位浮報廠商設廠增加數字、都計單位浮報人口增加數字、交通單位浮報運量及旅客增加數字...,政府各單位的計畫藍圖似皆成為謊言計畫,裡面充斥浮誇數字,所使用的辭藻也都是夢幻般的華麗與抽象。附隨地,各單位也都培植了許多顧問及規劃公司,它們配合著政府及產業界需要,成為夢想及謊言的製造機器。

工時政策的虛與實

林佳和/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2015各國工時統計,台灣世界第三,全年2134小時,次於墨西哥2246與哥斯大黎加2230,比OECD平均數1766,要多上368小時,以8小時計,台灣勞工每年多做46日,如僅週休一日,等於每年多工作近8週!更不說德國:較之總工時1371,台灣勞工每年多賣命763小時,如以例行加班的10小時計,台灣人多做近80天,逾三個月,真不愧血汗之島。長工時,意味效率不高、經濟生產單位價值低,更悲情的是伴隨長工時的低薪化,不僅國民經濟生產力問題,更是分配與共享經濟成果嚴重失衡。各國光譜上,台灣落於勞苦而負面的陰暗一角,長工時,低工資,竟是當代台灣勞動寫照。

中華台北「頌」

黃居正/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對於新政府代表在WHA演說中只提「中華台北」不提台灣,林全備詢時表示:「中華台北就是中華民國」,蔡英文也認為「稱謂上沒有被矮化」,引來綠藍罵聲不斷。其實兩人只是誠實表明,代表全中國的「中華民國」已經被繼承了,但是她殘存的部分,還繼續佔領著台澎附屬島嶼與金馬。這個地方性事實政府,世上超過170個國家都叫她「中華台北」。
  林蔡被罵一定覺得很冤枉,「中華台北」在島內外早就無所不在、見怪不怪了啊。蔡英文領軍加入WTO的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其法定簡稱就是「中華台北」。目前能「有意義」參與的政府間國際組織,除WHA,ICAO大會外,從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到剛加入的北太平洋漁業委員會,也都是用「中華台北」。因為如果用「中華民國」,其代表權就會超過現在佔領的範圍,侵奪中華人民共和國自聯大2758號決議所取得的代表權,從而違反國際法。
  那為何不直接自稱台灣?因為在佔領狀態下,台灣只是地理區域或俗稱。「中華民國」是統治台灣的當局而不是台灣,現在則叫做「中華台北」。君不見李登輝與馬英九在外面是被稱為「來自台灣(這地方)的總統」,蔡英文在友邦則自稱President of Taiwan(ROC)(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新政府更是才監交了「中華民國台灣省」主席的官位!

黑箱豈止健保核刪

吳全峰/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健保支付匿名核刪近來引起爭議,衛福部亦基於透明公開與合理問責原則,考慮改為具名審查。但相較於醫師以維護醫療專業之名,積極爭取健保給付之利益,類似之黑箱審查同樣存在醫療體系之其他角落,且直接影響更弱勢者之權益,卻未見衛福部或醫界主張改革,殊為可惜。

醫療糾紛鑑定即為一例。目前醫糾訴訟80%以上均仰賴專業鑑定為判決基礎,其中又以衛福部醫審會為大宗(每年受委託案件達400至500件)。但衛福部往往拒絕揭露鑑定人之資訊,亦不要求鑑定人簽名以示負責,因此法院無法命鑑定人到庭,從而與醫界批評健保核刪是黑箱作業有類似困境。

(一)醫界要求健保核刪具名審核,是認為審查醫師之醫療判斷若未具名即無從令其負責,也無法避免審查醫師在不需受外部檢驗的環境下,作出缺乏合理基礎之判斷。這個理由同樣適用於醫糾鑑定:鑑定意見對審判結果影響極深,若沒有適當的問責機制,又不要求具名,將難以避免鑑定人作出不當判斷,影響當事人之權益。

(二)醫界要求健保核刪應建立公開透明討論之空間,外界才有機會檢視並對話,才能建立問責機制。醫糾鑑定同樣如此:因衛福部不願透露鑑定人之資訊,導致法院或當事人對鑑定意見有疑義時,無法詢問或詰問鑑定人。結果是全盤接受鑑定意見,或是法官自行判斷,缺乏問責體系最重要的外界審視與對話機制,也侵害當事人權益。

年金改革的迷思

洪裕宏
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教授

有些事理抽象地想似乎很合理,但是實際運作起來才發現不是那一回事。年金改革委員會的設置方式就是例子。理想上由各利益團體代表、政府官員及專家學者組成的37人委員會,似乎滿足了公開、公正,各方意見都充分納入考慮的理想要件,一年後林萬億政委所承諾的提出改革草案,誰說辦不到?林政委也以烏紗帽做保證。然而可以預料的,一年之後,有些利益團體會怒而退出,不承認通過的草案,繼續體制外抗爭。未來一年的年金改革可謂凶險重重,整個台灣社會可能會陷入激烈的對撞,改革草案尚未送進立法院,社會已陷入分裂與紛擾,小英政府將付出高昂的代價。

關於年金改革,社會上流行一些似是而非的觀念,只會干擾改革步調,擴大社會矛盾。這些觀念不導正,小英政府將面臨排山倒海的反撲。改革不能只訴諸理想與道德。年金改革關係到的是社會上多數人退休後的生活保障,而非抽象的國家利益。國家利益要與多數人的生活保障連結,不然只會剩下空洞的道德喊話,例如「再不改就會希臘化」。

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

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 (澄社評論)
紀駿傑

新上任的民進黨政權極為重視的政策之一便是轉型正義課題,而此轉型正義,如同全球許多經歷獨裁、共產統治、軍事統治、一黨獨大等的國家一樣,主要是針對國民黨統治時期的各種不公不義現象及其影響而來。當然這方面的轉型正義非常重要,但是我們卻不能忘了,台灣這塊土地上最早的定居者長期遭受外來政權及居民不公不義對待的歷史過程,至今仍沒有透過完整的轉型正義來進行和解與彌補。因此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更應該是民進黨政權必須積極重視與進行的政策課題。

很高興看到前不久總統府透過新聞稿發佈消息,將針對原住民族設立專屬的轉型正義委員會。接下必須思考與討論的議題便是此轉型正義委員會應處理哪些議題?優先次序應如何安排?我認為最優先需要處理的是原住民族的土地權與資源權議題,而這兩個議題又和原住民自治課題直接相關。

澳洲在1982年透過Mabo法案推翻了長久以來,白人墾殖者宣稱澳洲在白人來到之前為「無主之地」的主張,間接承認了原住民擁有土地權,也開啟了澳洲墾殖政權與原住民之間的轉型正義進程。其中最具指標性的土地權移轉是在1985年,澳洲政府將澳洲自然地標的北領地Uluru-Kata Tjuta(大紅石)區域土地歸還給當地原住民族,並向該族租借此地區同時與該族合作共同經營國家公園。這也是國家與原住民和解、合作的一個良好範例。

記憶、遺忘與夢的鬥爭

林宗弘

米蘭‧昆德拉的名句:「人與極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最近被六四紀念文章大量引用。對四十歲以上全球華人來說,六四難以忘懷,代表在國家暴力鎮壓下,隨著那些展現巨大勇氣、追求政治改革的人喪失生命與前途,中國社會走向多元歷史機遇的可能性消失了。從此,記得創傷的人便陷入了拒絕遺忘的鬥爭。

按照轉型正義的標準,北京長安街上該有一坦克人的紀念場所,就像馬丁‧路德‧金恩『我有一個夢』的演講足跡,被烙印在華盛頓特區一樣。幾十年後或許會有,然而,中國受到六四衝擊的青壯世代目前仍陷入集體失語,就算他們成了中產階級,其生活壓力與種種權利匱乏的狀態,仍經常召喚出他們的良知與歷史記憶;不幸的是,對於1989年後的新生代,受到黨國教育與媒體管制影響,這一段歷史被宣傳部門徹底抹去,甚至在面對記得此事的人群時,缺乏批判思考或懷著愛國情緒者,難免感到困惑、疏離或羞辱。

在台灣,蔡英文總統以臉書發表紀念六四感言,低調分享普世的自由民主價值,馬英九前總統公開呼籲平反六四,國會則以跨黨派四十五名議員名義發表集體聲明,然而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的語調,更像下對上替民運人士給當權者求情,而遭到譏評。六四晚筆者也前往自由廣場前的悼念活動,這次台灣主辦者較少批判「中國效應在台灣」,而對中國當前維權運動展現同理心。儘管朝野態度不同,仍聊盡薄力協助「記憶」、拒絕「遺忘」。

論「女人還不滿足嗎?」

五月二十日上任的新政府,推出女性只佔10%的新內閣,引來婦女團體強烈批判。不過也有民眾認為,已經有女性總統了,女人還不滿足嗎?

曾有人詢問美國的女性大法官露斯∙金斯伯格,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中究竟要有幾位女性才夠?她答:九位。大家聽了嚇一大跳。她說,有很長時期,九位大法官全部都是男性,可是從來沒有人認為這是問題。金斯伯格提醒我們,女性官員太少是個問題,男性官員太多,會不會也是個問題呢?

這個實例也告訴我們,性別統計即使擺在眼前,它究竟是不是性別歧視,社會仍有爭議。520總統就職國宴的接待人員全部是女性,算不算性別歧視?媒體動輒用「美女」來稱呼女法官/女博士,是稱讚還是歧視?

政治信任 信任政治

◎ 顧忠華

當新任總統完成就職儀式後,一個在行政及立法部門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正式上路,根據各家媒體的調查,民眾對於新總統和行政院長的信任度都超過半數,甚至比選舉得票率還高,這是難得的良好條件,至少在內政事務方面,民眾顯然期待新政府能夠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讓台灣呈現煥然一新的恢宏氣象。

蔡英文總統的就職演說,的確描繪出大略的施政圖像,包括年金、長照、就業、轉型正義及司法改革等等,都有所著墨。但是從現實面來看,坊間多認為台灣經歷了多年的政策錯誤和內耗,可說是百廢待舉,任何的改革都會受限於資源條件和制度配套的嚴重不足,短期內想要有亮麗表現,恐怕任務十分艱鉅。

歷史的經驗也告訴我們,改革的措施通常會得罪許多既得利益者,因此空有理想不足以成事,往往反而容易陷入抗爭—妥協—不滿擴大—改革夭折的惡性循環,即使新任的閣員多半並非新手,但仍必須如蔡總統所提示,以戒慎恐懼、如履薄冰的態度,周延規劃改革的進程,始能避免虎頭蛇尾的批判聲浪。

事實上,新政府一方面落實改革承諾,但另一方面更需要細緻地呵護民眾賦予的高度信任。民進黨政府務必記取前朝的教訓,因為信任要建立並不容易,卻很可能毀於旦夕,尤其在喜新厭舊的心理機制下,政治信任猶如進入了風險社會的「不確定性」漩渦,稍微沒有把持住民意的流向,便可能出現滅頂的危機。

台灣應守護民主價值

何信全

台灣參加今年WHA議題沸沸揚揚,後續演變尚難逆料。此一議題凸顯兩岸關係定位爭議,新總統即將提出五二O就職演說,其中兩岸關係論述正受到各方注目。

蔡英文維持現狀的主張,民進黨除了「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自由民主的現狀」定調之外,迄今著墨不多。不過,從當今文明世界處理國家分合的主流論述來看,此一維持台灣自由民主現狀的基本表述,合乎現行憲政體制下民選總統的角色分際,也與當今世界處理國家分合的主流思維相呼應。

當今世界基於民主思維,合的國家可分,分的國家亦可合。前者如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經由民主公投1993年初正式分成捷克和斯洛伐克兩個國家;後者如歐盟,1950年代起透過民主程序逐步從經濟整合到政治整合,1993年末正式成立歐盟,迄今依然在擴大整合之中。要之,在民主思維之下,國家分合爭議依循民主公投程序解決:加拿大的魁北克,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乃至英國的蘇格蘭,莫不如此。當然,國際所關注乃民主公投程序,而非預設分合結果,事實上這三例分離公投迄今也並未通過。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