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的陳定南抉擇

詹長權/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幾天前應邀到陳定南教育基金會對參加暑期營隊的大學生演講空氣污染與公共衛生,一開始我請學生把基金會3樓演講廳的窗簾拉開,讓這群20歲左右的台灣年輕人可以透過玻璃看到遠方的龜山島、太平山,欣賞鄰近基金會附近的綠色稻田,讓台灣新生代可以在大自然環繞下學習攸關地球永續和台灣未來的環境和健康問題。

我將陳定南因為服膺科學真理,有遠見地預估到工廠污染在宜蘭不易擴散將會對宜蘭環境和居民健康產生重大危害,進而堅定帶領宜蘭人成功反對台塑六輕在宜蘭利澤設廠,這一段台灣20世紀史詩般的環保歷史介紹給21世紀出生的一代。

正因為陳定南當年的睿智抉擇,才能讓一個世代(30年)之後的我們可以在蘭陽平原上任何地點不被燃煤電廠、石化廠的煙囪阻礙了我們遙望龜山島的視野,讓宜蘭人免於石化病和空污病的荼毒,讓宜蘭成為台灣人的後花園。這種身歷其境體驗優質永續發展成果的經驗實在奇妙,也讓我更深刻體認到陳定南期勉國人要做一個「地球村世界公民」那一種寬宏無私的環保情懷。

兩年多以來空氣污染成國人最關注的環保和社會問題,尤其是細懸浮微粒(PM2.5)因為成分複雜、毒性強、污染範圍廣且時間久的特性,比其他空氣污染物對人體的健康傷害更大。台灣全島常常籠罩在PM2.5空氣污染之中,尤其是燃煤火力發電廠和石化工業區聚集的中南部。探究污染形成的原因,主要是一根根煙囪夜以繼日排放出大量的細懸浮微粒、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在幾乎無風的氣象條件下,讓位在電廠和工廠所在地的鄉鎮(例如:雲林縣麥寮鄉和台西鄉)的PM2.5濃度飆高到對人體健康極高危險的程度。

而一旦氣象條件由無風轉成微風,高濃度的PM2.5就隨著風傳送、二次製造,最後聚集在電廠工廠下風的中南部都、縣的許多鄉鎮市。而白天交通繁忙的台中、彰化、嘉義、台南、高雄都會區,會因為汽機車廢氣的加乘效果讓PM2.5 污染更為嚴重,這現象從秋冬交際開始一直到隔年的春天為止最為嚴重。

目前全國各地PM2.5濃度都高於世界衛生組織年平均10μg/m3和日平均25μg/m3空氣品質目標值,尤其中南部地區常常都是高於目標值的2到4倍。短期內幾小時到幾天的PM2.5暴露或長時間幾個月到幾年的PM2.5暴露,會增加心臟病、中風、慢性肺疾病及癌症的發生和死亡。在台灣每年至少6至7000人死於這4種世界衛生組織界定的空污病。空污病可以說是21世紀台灣最重要的公共衛生問題之一,《空氣污染防制法》的修正則是有效控管這一個環保社會問題的重要契機。

最近立法院《空污法》的修法和修法前後在社會上所引發的爭議,像是「深澳燃煤電廠該不該興建?」、「有沒有賴清德說的乾淨的煤?」、「要電,非得要在核電和煤電之間選擇嗎?」、「《空污法》減車輛污染給工廠抵用對不對?」「六輕污染的真相為何?附近的麥寮許厝分校可以讀嗎?」,也是我在上課和演講場中最常被學生和聽眾問到的問題。這顯示大多數國人對於空污的感受極為強烈,也對政府反空污的決心抱持十分懷疑的態度。

很遺憾的是兩年多以來政策決策者、行政執行者、立法者在處理這個問題時都輕忽空污問題的嚴重性和科學性。堅持興建的深澳燃煤電廠將會讓北部 (宜蘭、基隆、台北、新北)原本以中等毒性的「油霾」空污,轉變成高毒性的「煤霾」空污。現在的台中電廠、雲林麥寮六輕石化廠、高雄石化煉鋼廠的燃煤除了會製造PM2.5污染之外,更會排放大量二氧化碳產生地球溫室效應,減煤是我國符合國際氣候公約首要的減碳的政策,賴院長「深澳電廠非建不可」的決策宣示了我國將背棄國際溫減公約,這和世界各國以廢止燃煤發電來達成《巴黎協議》減碳目標的新潮流剛好相反。

新修正的《空污法》讓工廠電廠購買交通工具排放量來繼續維持煙囪污染的排放量是不正確的修法,這個法條實施的結果必將擴大環境污染的不正義,加深工廠附近居民的污染傷害。類似六輕污染鄰近鄉鎮的情形將被複製到其他地方,許厝分校學童在安全校園就讀的機會將很渺茫。過度政治考慮和盲目維護污染的產業和廠商的結果,就是一個全民皆輸的修法後果!

以當年陳定南根據科學力駁王永慶「石化廠比住家廚房乾淨」謬論的歷史,來對照當下「乾淨的煤」、「減車輛污染給工廠用」的荒謬論述和立法,實在令人不解和難過!在反污染、抗暖化、保護環境的議題上,賴清德可以做出陳定南式的兩個抉擇: 一、「停建深澳電廠」,讓龜山島不被PM2.5遮蔽、北台灣人有健康的空氣吸;二、「凍結交通和工廠污染交換法令」,讓中南部工廠附近的污染難民有重生的機會。為了永續的台灣和地球,當年一個無黨籍陳定南縣長做到了,現在全面執政的民進黨賴清德院長要在歷史上留下什麼樣的地位?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