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官僚化的反思

何信全/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

最近一年來,各界為了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導致難產,不免議論紛紛。有人擔心台大校長難產會影響國際排名,沒想到近日發布的國際大學排名台大不降反升,似乎顯示有沒有校長並不那麼重要。有人認為一個比較弱勢的代理校長,也許更是合適的大學校長角色。當然,也有人對國際大學排名感到疑惑,懷疑其公信力。諸多議論,弄得大家一頭霧水。

台灣人的立國精神,是愛拼才會贏。凡事打拼,拼經濟、拼民主,當然也拼教育。

談到拼教育,政府與一般民眾對於大學的期待,不脫以校長為核心,帶領全校師生一起打拼,在國際排名上力爭上游。在這種拼教育氛圍之下,這些年來各大學內部運作,也難免行政掛帥。大學越來越官僚化,越來越像行政機關,在校長與各級行政主管由上而下的行政領導模式之下,動員全校弄評鑑爭預算拼績效。

除了一輪又一輪的評鑑之外,為了爭預算,也必需針對預算組織團隊,大學教師放下自己的研究理路,全力配合競標預算並展現執行績效。教育部與科技部作為高教官僚化的階層頂端,拋出一個又一個預算計劃方案,大學也就對應地組織一個又一個的研究團隊,在爭取預算與執行預算的螺旋中不停轉動。

正如德國社會學家韋伯所指出,現代化社會的運作特色乃是官僚化,各種公私機構莫不形成一個上下指揮服從的行政階層體系,以推動組織運作。作為現代社會最重要的機構之一,大學的運作難免亦必需依賴一個行政層級機制。然而相較於其他公私組織,大學是很特殊的社群,大學的核心精神是學術的自主性。基於大學自主精神,對外應超越一般性的行政節制,對內則應依循由下而上的自發成長。

近年來各大學官僚化的領導模式,不免使大學發展走調,甚至捨本逐末,不是行政支援教研,而是教研配合行政,以致不斷侵蝕甚至扼殺大學的自發成長。

大學的首要之德是尊重學術專業,學校的決策應尊重各個專業領域的自主發展。作為大學教授之一,大學校長既有其專業背景,亦存在本身專業視角的局限。大學發展唯有回歸教授治校的基本精神,透過各級會議教授的共同審議,才能形成學校發展的適當決策。

就此而言,高教發展應掙脫官僚化積習,參透「校長無為,教授有為」的旨趣,讓大學中的學術秧苗自我成長欣欣向榮,而不是以強勢的行政機制揠苗助長,以致愛之適足以害之。

筆者任教的政治大學在台創校首任校長陳大齊先生,擔任校長期間堅持親自送聘書到教授家,曾一時傳為佳話。以現在的大學規模,當然既不可能也並非必要。然而,其中展現大學校長敬服「學術專業最大」的襟懷,迄今依然令人感佩。

要之,拼大學教育不能以官僚機制追求急功近利,而必須回歸教育主體性,尊重教授學術研究最重要動能的內在自主性,讓人文社會領域教師回歸以學術為志業的初衷,讓自然科學領域教師回歸科學家單純的求知好奇心,才能在以國家預算培育的一方學術沃土上,讓大學師生在窮理致知的過程中自發成長,以展現真實宏偉的學術創發,這也才是真正扎根深耕開展高教的可大可久之道。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