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長龍與選舉技術

蘇彥圖/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澄社社員

今年的選舉與公投,讓許多選民必須排隊久候多時,才能完成投票。除了衍生「一邊投票、一邊開票」的選務爭議,這次選舉也讓許多選民,一邊遵守排隊秩序,一邊抱怨政府連個選舉都辦不好。台北市長柯文哲於選舉當日受訪時表示,台灣是資通訊大國,應採用e化的自然人憑證投票,減少作業時間。行政院長賴清德也在選後要求中選會,研議未來公投改採非網路之電子投票的可行性。兩位醫生出身的政治頭人,都對投票長龍這個問題的解決,開出了變革選舉技術的類似藥方。

就算沒有學過等候理論(queuing theory),我們多少也都明白,為什麼這次投票得排這麼久的隊。10項公民投票的舉行,大幅增加了每一個選民領票、圈票與投票的時間。在投票所的空間有限且圈票處遮屏的數量也有限的情況下,綿延出投票所外的排隊長龍,勢所難免。

單純從選舉行政的角度來說,公投與大選的分開舉行,只是投票長龍問題的鋸箭法。假設未來我們基於節約成本等考量而將數個公投提案合併舉行投票,在其他選務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公投日還是可能會出現投票長龍;如果沒有排隊人潮,我們反而還要擔心,是否白忙一場,或者公投已經淪為少數統治。

問題是,隨著公民投票的常態化,我們是否應當就此淘汰「紙本票決」這個在台灣已經用了80多年而且許多環節已經昇華為選舉儀式(electoral ritual)的選舉技術呢?投票系統的自動化在台灣不是一個新想法。當台灣還處於威權統治的1970、1980年代,就有一些論者這麼主張,因為他們以為,只有人會作票,機器不會。在眾人的努力下,台灣選舉行政的公正性總算獲得了人民的信任。不過,基於「時勢所趨」、「便利投票」與「選務人員招募不易」等理由,仍有論者持續倡議投票系統的技術升級。中選會近年來已就此提出了數篇委託研究報告,值得參考。

電子投票當然有其魅力。但是,若要用它來解決投票長龍所表徵或衍生的選務缺失,其結果只怕適得其反,或者得不償失。我們先考慮爭議較小(但也絕非毫無被駭風險)的投票所(不聯網)電子投票系統。根據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政治科學家Charles Stewart III於2014年發表的一項研究,於2008年美國總統大選,使用紙本投票的選民平均要等候7.5分鐘,使用光學掃描與電腦投票系統投票的選民,則分別平均要等候13.2分鐘與16.7分鐘。由於電子投票系統的操作程序遠比紙本投票來得繁複,每位選民需要花更多時間才能完成投票。如果投票所沒有設置夠多的投票機,又或者有投票機故障了不能用,等待投票的長龍就會越排越長。

投票長龍在近幾年來已是美國選務的頭痛問題。雖然導致投票在某些地方要排超久的原因,並不必然與電子投票系統的應用相關,不過,隨著許多地方的電子投票系統故障率日增、維修困難、年限屆至卻又無法被汰換,許多人擔心,投票長龍這個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在2012年勝選時就矢言「我們必須解決」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

柯市長所建議採用的,或許是「更先進」的網路電子投票,也就是讓選民不用親自到投票所排隊等候,就可以經由網路完成遠距投票。先不說網路電子投票的嚴重資安顧慮,也不討論數位落差,並且假設我們在沒有了圈票處遮屏的保護後,仍然可以確保選民的投票不會受到威脅利誘,我們還是得要好好想想,這會是怎麼樣的美麗新世界。「一個人打保齡球」已經夠讓政治社會學者憂心民主社群的凝聚與維繫了。「一個人投票」(voting alone)的那款民主,真的值得我們欽羨與追求嗎﹖

在這個資通訊科技發達的時代,選民在選舉日一起到投票所排隊投票的民主傳統,非常值得我們珍惜與呵護,所以我們當然不能讓選民排隊等太久,等到不耐煩。不過,與其花大錢追逐數位民主的科技感,在現行紙本票決系統的基礎上,以科學方法好好改進選舉行政的籌備與應變能力,應該比較實在。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