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的世代交替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專任教授

東奧正名公投未成,正方陷入一片靜默。媒體遂跟著唱衰基進台獨勢力。敗軍固不得言勇,但台獨正因公投結果面對史無前例的世代交替,還在震盪盤整,確是事實。

東奧公投中,正方聲稱不是台獨公投,反方則說怕被國際奧會懲處影響運動員權益,統統是假論述。奧會憲章規定國家奧會必須代表所在「國家」。不搞台獨,如何從中華台北改名台灣?《洛桑協議》根本沒罰則,國際奧會實踐也證明,連最極端的政治介入,都不曾讓全隊禁賽,運動員權益哪會受影響?其實兩邊心裡都有數,這場公投,就是台獨與反台獨的第一次公開決戰。

何以說是第一次公開決戰?因為以前統獨交手,頂多透過電話民調。千餘份的選樣母數,能有多大代表性?匿名調查,即使說替台獨打仗,人人也會放心按Yes。那歷次藍綠對決總統大選呢?不必了。投藍投綠都只會投出中華台北領導人,台獨連口湯都沒喝到。但東奧正名不同,為取得43萬張具名連署書,台獨首度展開了8個月的全島性長征。每張連署書都代表了7分鐘以上的街頭論辯,以解說高度挑戰性的正名議題。5周的公投電視辯論會,更讓台獨首度能在全台公共頻道上,進行超過150分鐘的廣宣。最後,有1000萬人參加了決戰。

這樣的公開決戰,也對傳統台獨造成巨大衝擊。首先,公投比的是數量不是聲量。要同意票,就得上街上學上電視推銷台獨。台獨必須從理論走向實踐。過去各派大師面紅耳赤爭辯的理論,包括「台灣地位未定論」、「政府繼承說」、「佔領論」、「進化獨立說」與「自決建國論」,都被年輕公投志工隨機轉化為可向同儕傳播的生活語言。

新的時空需求,已將這些理論「聚變(fusion)」為體感價值。台獨意識因為聚焦在奧會議題而被世俗化、真實化。台獨的年齡與形象,也跟著被年輕化、多元化。

東奧正名也首度大膽測試了願意承擔台獨代價的人數。其餘公投,有政策與法令機制擋著護著,東奧正名的政治效應,包括等同宣布台灣獨立、遭受中國武力進逼,卻須由台灣人直接承擔。但還是有高達476萬人表態接受台獨的可能後果,證明了台獨比「中華台北」《憲法》具有更高的正當性。公投結果告訴台獨,不應當繼續隱忍客氣,必須正大光明隨時講、隨處講。

東奧公投也證明了台獨並不必然需要民進黨幫忙。多年來,台獨是民進黨在危急存亡時的催票靈藥,但民進黨這次卻冷血拒絕成為台獨的真命天子。民進黨不但迴避參與連署,甚至還淪為中華台北奧會的應聲蟲。然而民進黨的刻意杯葛,並無損於台獨的鐵桿板塊。只是今後,台獨必須揚棄倚賴民進黨執政以實現獨立建國的幻想,更應開始認真思考如何與之維持戰略競爭關係。

東奧公投正方雖然失敗,台獨卻因此得到精神上的巨大洗滌。台獨不再是紙上菁英的法理作業,或高級政治難民的定時安慰劑,而是被街頭行動醇化的普遍價值選擇。公投過程中昔日盟友的背叛,也說明了未來政治機器必須、也只能為這種價值選擇服務的硬道理。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