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遲到的人權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年前,都市計畫及都市更新法制出現重大變革:一、為落實司法院釋字第742號解釋,使人民對於違法之都市計畫得以提起訴訟救濟,司法院於《行政訴訟法》增訂第五章「都市計畫審查程序」專章;二、為順應司法院釋字第709號解釋,立法院三讀通過《都市更新條例修正草案》,未來更新地區劃定及自劃單元劃定基準均應由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案件如有爭議應一律聽證、拆除前也應落實兩人權公約規定等。

上述二項法制變革符合社會殷切期待,猶如是遲到的人權,估不論其實質內容為何,我們卻要問,為什麼要等這麼久?為什麼都要在人民犧牲及大法官做出違憲解釋後行政機關才肯進行變革?又在違憲解釋後,為什麼還需拖這麼久?這是否表示我國行政機關欠缺人權保障觀念?

雖然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17條明示「人人得有單獨的財產所有權及同他人共有的所有權、任何人的財產不得任意剝奪。」我國司法院釋字第400號、739號、及742號也再三指陳「憲法第15條關於人民財產權應予保障之規定,旨在確保個人依財產之存續狀態行使其自由使用、收益及處分之權能,並免於遭受公權力或第三人之侵害,俾能實現個人自由、發展人格及維護尊嚴。」但是,基於過往威權歷史背景,都市計畫因此具有濃厚專制保守色彩,致使國人財產權及生存權皆遭到侵害,社會也引發激烈抗爭,這些抗爭看似是針對土地徵收、市地重劃或都市更新,但是,其實都與偏頗的都市計畫源頭有關。

這是因為都市計畫法制不完備,恐就會造成「因開發導致迫遷」人權議題。聯合國、世界銀行及國際組織對此都非常重視。它們發現許多國家屢屢以開發為名,進行大型建設,使得國內人民遭致迫遷,造成嚴重社會問題。聯合國因此在1997年發表《因開展導致迫遷人權準則》,強調迫遷嚴重侵犯人權,它僅能在非常例外情況下才准許使用;它也認為政府必須窮盡所有可能來尋找替選方案,迫遷僅能是最後迫不得已手段。它更於次年再度公布《國內迫遷指導原則》,要求各國都要謹守人權準則。

此外,已經在我國正式施行的《經社文公約》也非常注重「因開發導致迫遷」議題,其《第7號一般性意見書》則是關鍵。若再以2017年兩人權公約審查委員會的「結論性意見與建議」為例,更是對此提出多項建言,例如,第38點「審查委員會持續關切在中華民國(台灣)正發生的驅離與剝奪土地的頻繁程度。土地徵收、市地重劃、都市更新及其他政策,正導致全國各地對住房與土地權的侵害。委員會也關切引發強制驅離的『民間自辦』市地重劃與區段徵收。」第39點「審查委員會建議所有形式的迫遷應宣布暫時中止,直到一部符合政府的國際人權義務,包括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第7號一般性意見,以及聯合國關於基於開發目的的驅離及迫遷的基本原則及準則的迫遷安置及重建法制定為止。」惜政府並未予以尊重。

上述建議歷歷在目,我們不得要問,為什麼一定要等人民激烈抗爭,甚且犧牲性命,並在大法官做出違憲解釋之後,都市計畫法制才會變革?為何不能主動提前修法?這讓我們認知行政機關仍欠缺人權保障觀念。而這也提醒國人,《兩人權公約》審查委員會兩次審查結論的第一點,都是建議「應全面遵循巴黎原則,盡速成立完全獨立且多元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國家人權委員會的遲未設立,是否為我國人權不斷遲到的主因?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