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喉與下跪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日前泛藍副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在雲林下鄉探訪的過程中,發生了對縣長張榮味下跪的事件。關於原因的說法很多,不過抽離當下的爭議來看,這是一個選舉動作,目標是爭取阿味縣長的支持,競爭的對象是以割喉相逼的民進黨,顯示總統大選已經進入了肉搏戰的階段。

從政治發展的角度來觀察,政黨輪替的主要影響,在於過往威權時期一黨獨大下建立起來的地方侍從體制瀕臨瓦解。過去中央政治是威權一元,得以對地方的政治力量分而治之,透過賄選與組織來進行選票動員。現今上層已由政黨輪替所取代,其政治後果是,地方上派系的相對自主性增加,在藍綠競逐總統選票過程中享有相當的談判籌碼,而當地方派系的選票變得游移起來的時候,所謂泛藍的基本盤也變得相當曖昧不清。

這是為什麼泛綠的選策中,拔樁與割喉是那般的重要。這源自於對台灣地方政治的理解方式。遠從黨外時期,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深刻體認地方派系在選舉中的威力,也充分感受賄選的選票動員能力,甚至在兩千零一年立委選舉成為國會第一大黨時,民進黨的選票其實是平盤的,在三成五左右已經擺盪了十餘年。

公投公投法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這不是編出來的繞口令,這是歐盟學者Theo Schiller在國際公投研討會上做總結時,針對台灣經驗提出的建議,當時並沒有誰認真當這個想法是一回事,媒體也沒報導。不過現在回想起來,證諸朝野目前版本的紛爭,不禁認為這可能是一個出路了。

直覺上,沒有公投法的公投被認為缺乏法律正當性的,但是針對公投法的公投時,卻又有顛覆性的效果。如果藍綠對於公投的看法南轅北轍,那麼不如交由人民決定吧;既然這是關係人民權利的重要法律,又不涉及福利與義務,那麼藍綠兩個版本具陳,透過人民直接民主來選擇,也不是壞事。再說,如果台灣第一次全國性公投的對象是公投法本身,倒是引世人矚目,卻無刺激性。

不過,藍綠版本的爭議在於對民主的看法有差異。泛綠對於民主是較樂觀了,認為人民的能力與智慧會做出最好的決定,所以代議政治的僵局交由公民投票解決。當然,這也有泛綠少數執政的困境在那裡,訴諸民眾成為這一個本土政權的有力對象,從反對時的街頭抗爭,到執政時的公投行動,民眾不一定都與民進黨同心,但泛綠必須民眾齊步才能成長。

公投野火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自從坪林公投要求開放交流道,集集公投也在日前進行,要求的是停建焚化爐,之間穿插游揆與環保署長郝龍斌的民主/專業之辯,顯然公投已經不是一個政治口號,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了,已然成為一個新興的民主管道,從基層出發影響台灣政治的權力與文化。

如果從坪林與集集的經驗出發,會發現這些地方性諮詢公投處理的議題都是公共設施的「外部性」問題,尤其是壞的外部性的分擔問題。坪林因為大台北水源區的規劃問題,所以在經濟發展上受到壓抑,這是為了一個公共財(水源)的供給,所產生的外部性,弔詭的是,分擔這個外部成本的人不是台北市民,而是坪林鄉民,這裡有著城鄉差距的權力問題在。

同樣的,集集的垃圾焚化爐公投,也是一個好的公共設施,所產出壞的外部性的分擔問題,問題在誰決定這個分擔分配,顯然是上級機關與環評專家,不會是南投各鄉民,這裡就有一個權力上中央與邊陲的關係。

這間接解釋了,為什麼這把地方公投野火在台灣鄉野燒得火紅,卻在幾個都市化地區相當沈寂,難道是都會的住民較理性?比較相信代議政治?還是關於外部性的分擔早就排除掉?還是因為環評專家與長官都居住在這些地區,不會有後院蓋垃圾場的問題。所以,許多公投行動的確是一種社會運動,著眼在權力關係的調整,透過一個直接民主的形式來發聲(voice)。

新憲新賽局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當陳水扁總統在民進黨黨慶上提出催生台灣新憲的時間表時,大概有不同時程的效應可以評估。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從在野黨,美、中兩強權,乃至媒體、盟友台聯黨的反應都是相當戒慎冷靜的。就如媒體民調顯示的,這並非當務之急。但是當這個時間表攤開來時,台灣政治發展的軌道就逸出了原本以政黨輪替為主軸的選舉民主,而是進入了一個新的賽局:公民投票成為另一個民主的管道,而新憲成為政治發展的目標。

新憲說立即的衝擊在於公投法的內涵。上個會期朝野有意識地將公投議題局限在公共政策議題,而泛藍以馬英九為首更將公投發動權圈在公民連署上,排除了行政機關的發動權,乃至諮詢性公投的空間。但是新憲一說聯繫到人民複決的管道,這時候公投法的制訂就必須考量到新憲複決的空間與人民參與的機會,甚至重新在憲政的高度來檢視公投法的位階。公民投票已經不再是坪林形象的公投,而是新憲複決的公投了。

中期視之,對於總統大選的議題設定效果相當顯著,並不只是表現在近日媒體的版面與政治人物的言論而已,而是將總統大選的焦點從既有的「社會包圍政治」的議程回歸到總統層次的主權、憲政,乃至正名等象徵性議題。國親領導者的不願回應,短期可能是策略正確的,但是持續的沈默會導致「總統形象的破壞(not presidential)」,陷入中共要不要回應的類似難題。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