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澄社

有關澄社

蔡英文如何贏2020?

洪裕宏/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榮譽教授

代表民進黨出戰2020總統大選的人選應該可以確定就是蔡英文。一方面她有現任優勢,掌握龐大資源,另一方面在幾個月內要推出另一組候選人,恐怕會引發民進黨內慘烈的鬥爭,這等於直接宣布2020敗選。為了勝選考量,蔡英文還是唯一選擇,除非蔡自行引退,宣布不尋求連任。但這似乎是不會發生的事。

再論新興菸品管制

吳全峰(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澄社社員)

國民健康是透過公私部門、社區、與個人共同推動的複雜議題,亦為權利義務衝突之變因。也因國民健康與在地價值、社會決定因素等密切相關,公衛法不應僅是單純移植外國立法例,亦需重視規範與社會之密切鏈結。

【我們為什麼要組織澄社】

楊國樞 / 原載於中國時報 1989年6月22日

四月十七日 (一九八九年)澄社成立以來,報章雜誌出現了多篇論及澄社的文章。同時,我們也陸續接到不少讀者來信,發抒自己對澄社的看法,這些文章與書信,對澄社鼓勵有加者有之,質疑批評者有之,期望殷切者更有之。對這些正面與反面的意見,我們都心存感激,但同時卻也發現,不少關心澄社的人,對這個社團的性質仍是不甚了了。身為澄社的一份子,很想藉此機會,談談這個社團的一些特點,以增進世人對我們的瞭解。

澄社成立目的

澄社成立之時,共有二十一位社員,都是富有自由主義色彩的學界人士。我們這些獻身學術工作的朋友,除了努力從事本行的研究與教學,都很關心國家大事與社會問題,對於公平社會、民主政治、均富經濟及精緻文化,尤其心嚮往之。多年以來,這些朋友聲氣相通,時常不約而同,發為針砭時弊的言論,聊盡知識份子的言責。但過去的論政方式,大都是各是其所是,各非其所非,相互從未試圖統合。

【澄社十年】

文/瞿海源 (澄社社長) (本系列文章原載於「當代」第一四一期,1999.5.1)

澄社於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七日成立,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七日澄社召開社員大會,選出了第十一屆的執行委員和財務委員。身為創社社員,又擔任過兩任社長,四屆執行委員,也一直覺得澄社在推動臺灣的自由民主有一定的貢獻,也還未竟其功,更應長期推動政治、社會和經濟改革。然而,在最近幾年,碰到許多知道澄社,對澄社仍有深深期許的朋友,常常問的一個問題是澄社還在啊,或怎麼好久都沒有澄社的消息。或許這個問題對好幾個學者團體都適用。我個人對這類問題,大體上會覺得有點傷感,但總覺得澄社不該就怎麼消失。在澄社邁入第二個十年之際,或許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對澄社十年做一番回顧,討論澄社的種種,探討澄社到底有沒有未來。

澄社的出生與自由主義

幾位自由派的年輕學者在一九六○年末期,在受到西方比較完整研究訓練後,返回臺灣認真而努力地從事社會科學研究。因共同參與同仁雜誌思與言、大學雜誌、以及學術研究計畫,而結合在一起。一九七○年代中期開始,這些學者受邀在聯合報、中國時報,以及稍後的自立晚報,撰寫專欄。在以文會友,彼此熟稔了解下,形成了一群人數更多的自由派學者。這些學者在戒嚴末期在報紙媒體上發揮很大的推動民主改革的作用。從一九八○初到一九八七可以說是自由派學者以論政方式所產生的影響到達最高峰。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