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議題

《2016後台灣往哪去》公民與國會選舉政黨政策論壇


公民與國會選舉政黨政策論壇
《2016後台灣往哪去》
既要換湯,是否也該換藥?

台灣從1996年開放總統直選至今已整整二十年,期間經歷兩次政黨輪替,也經歷兩次輪替帶來的幻滅。

二十年的民主化如果帶來任何的啟示,就是逼著我們去體悟:永恆的警覺是保有民主與自由所必需付出的代價!

總統與國會選舉或許解決了台灣所面臨的一部份問題,卻也往往只是在相同的思維邏輯下,換一批人馬輪流重蹈覆轍。要解決當今台灣面對的種種問題,除了藉由四年一次的大選,讓國家機器換湯之外,更重要的還必須針對拖延已久的病灶徹底換藥。2016年選舉在即,但無論結果如何,問題不會一夕間消失,選後我們仍面對許多相同的挑戰。因此,參選的政黨與候選人,是否願意針對病灶,承諾換上對的藥,既是選民在選前必須清楚掌握的資訊,也是公民社會在選後必須繼續保持警戒,並督促要求達成的工作。

澄社與臺灣守護民主平台為深化台灣民主發展,共同邀請此次參與國會選舉的主要政黨,就當今台灣必須面對處理的以下四大迫切課題,與公民社會進行對談:

學運退場,國會改革進場

顧忠華/公民監督國會常務理事

4月6日中午,堅持了三個星期的太陽花學運出現了戲劇化轉折,王金平院長至立院探視學生,承諾「先立法,再審查」,不只學運領袖、包括公督盟理事長施信民都對於王院長釋出善意表示肯定,更期許藉此次學運,讓國會能夠落實獨立自主,稱職扮演監督行政權角色,重新爭取民眾信任。

如果學生群眾順利退場,這次的太陽花學運雖然出現流血衝突的遺憾插曲,但整體而言,為台灣的民主深化創立了不少全市典範。尤其當平常只有立法委員可以高談闊論的國會議場,竟可以蛻變為兩三百位青年學子席地而坐、熱烈討論不同版本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具體實踐審議式民主的場域,不能不讓人深深感動──原來台灣的公民可以實現如此抽象的民主理念,完全解放了我們對於「國會殿堂」的傳統想像。此一成就,必將恪印在全世界民主進程的史書之中!

太陽花學運救了失靈國會

顧忠華/公民監督國會常務理事

根據最新出爐的「立法院公報初稿」,3月17日由內政委員會等8個聯席會舉行的審查會,公報僅記錄時間、地點,關於會議內容僅主席發言:「報告委員會,出席人數52仁,已達法定人數…」。隨後寫明「(現場一片混亂)」。

這樣的審查竟然可以被執政黨立法及行政部門視為「已經通過」,根本就是台灣的「民主之恥」!而當這個事實隨著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的時間愈長,愈多民眾瞭解原委後,領導佔領行動的林飛帆所言:「台灣的代議制度已經失靈了,所以進佔國會是不得不的選擇」即獲得更高的正當性。

反過來思考,為什麼台灣的國會經常發生自我作賤、破壞人民信任的亂象呢?就公督盟自從2008年開始評鑑立委表現的經驗來看,最主要的原因乃是不知節制地濫用「多數暴力」,而逾越了民主審議必須遵守的核心精神:理性思辨與程序正義。如同托克維爾1835年於《民主在美國》一書中的觀察,民主講究平等,但往往多數會形成自認絕對正確的錯覺,以致只計算如何粗暴壓制少數聲音,形成了另一種「暴政」。不幸的是,這次有關服貿協議的爭議,正是執政當局不顧民意的疑慮,強渡關山,甚至不惜破壞朝野逐條實質審查的協商共識,以為憑藉多數即可為所欲為,終於遭致了學運和公民社會的激烈反彈。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