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制度

「反送中」對台灣總統選舉的影響

詹長權/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上個禮拜,全世界都看到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百萬香港人為了反對香港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走上街頭,也看到香港警方用槍、棍血腥暴力鎮壓成千上萬意志堅定爭取司法自主的香港青年的殘忍景象。「反送中運動」從參與人數算,這是一次香港的全民抗暴運動,從青年參與的積極度看,這也是一個沒有殖民經驗成長一代天然的反中運動。

被一通電話吞併的國家

林佳和/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澄社社長

今天來談談歷史。二次大戰前夕,奧地利被納粹德國合併前,實施的是義大利式的法西斯主義。奧地利執政黨始終有著奇怪想像:既然大家狂熱法西斯,不如我們也變成法西斯,納粹一定會尊重另一法西斯國家。如歷史學者Manfred Rauchensteiner所說:德國製造恐懼,奧地利最多只惹人同情。

民主審議的理想與困境

何信全/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

民主源於古代雅典,小國寡民的城邦國家,公民以直接參與政治為天職。不過,當近代民主再度盛行,雅典城邦的民主模式,已不適合廣土眾民的現代國家,代議政治成為唯一的選擇。晚近審議民主崛起,一方面重新揭櫫人民統治的民主正當性觀點,一方面也對現代民主運作欠缺充分的公民溝通對話,化約為只是投票機制的程序民主,深致不滿。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