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

踩在受害者位置之必要

紀駿傑(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教授、澄社社員)

輔大性侵事件中,理應積極協助受害學生面對與解決身心創傷的夏院長,竟然還要受害者「不要踩在一個受害者的位置」。我要指出,不但受害者本身最有權利與最應該踩在受害者位置;任何有社會公平正義感的人民與團體也都有必要踩在受害者位置來發言、聲援、行動,這也是一個社會邁向更公義、更民主的重要契機。

從58種性別選項說起

畢恆達/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

美國臉書基於「在社會建構的男女二元框架內,為性別認同挪出空間」,在與跨性別團體討論之後,於2014年將使用者的性別選項擴增到58種,包括無性人、順性人、流性人、間性人、男女皆非等。2015年又增加空白欄,讓使用者自行填入適合自己的性別認同。

論「女人還不滿足嗎?」

五月二十日上任的新政府,推出女性只佔10%的新內閣,引來婦女團體強烈批判。不過也有民眾認為,已經有女性總統了,女人還不滿足嗎?

曾有人詢問美國的女性大法官露斯∙金斯伯格,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中究竟要有幾位女性才夠?她答:九位。大家聽了嚇一大跳。她說,有很長時期,九位大法官全部都是男性,可是從來沒有人認為這是問題。金斯伯格提醒我們,女性官員太少是個問題,男性官員太多,會不會也是個問題呢?

從一名高中生的提問談同性戀

◎畢恆達

日前在高中人文班演講,結束後一位男生羞怯地來問我:「老師,如果有天你發現有位朋友是同性戀,你還可以繼續跟他做朋友嗎?」我說:「當然可以啊!」他不可置信地回我:「教友和爸媽都說同性戀是錯的,會導致人類滅亡。」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