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開放政府資訊的重要性

林宗弘/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儘管人人同意個資應妥善保護、用於研究亦需遵照學術倫理規範;近年來,政府卻在面對請求開放可能引發爭議的各種資訊,以供學術研究之用時,越來越保守,通常是無法律明文規範,就不願釋出,然而這種態度有時不但未能保障公眾權益,反而是保護有權勢者。廠商違反勞動法令的資訊,特別是職災資訊未能釋出,可說是最明顯的例子。

開放資料一定要失去自我?

吳全峰/中央研究院法律所副研究員

大數據時代,開放資料(open data)的潛在商機充滿誘惑;也因此,台灣政府嘗試鬆綁法規,主張個人資料去識別化後(即移除所有可明確識別個人的項目,如身分證字號、生日、地址等)就不再是個人資料,成為不受個資法規範的「行政資料」,可擴大開放供私人利用。似乎個資去識別化後,便切斷民眾與資料間的關聯,可以任加利用。

赤裸的國民與遁天入地無所不能的政府

邱文聰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我跟你說,你不要跟別人說。你如果一定要跟別人說,你就不要跟別人說是我跟你說。」

這本來是街頭巷尾流傳他人隱私八卦時,常加上的一句卸責之詞,現卻成了我國個資保護的法律標準。

台灣資訊自由的預知死亡紀事

劉靜怡

台大社會科學院教授

香港明報甫遭撤換的總編輯劉進圖遇襲受重傷同時,在香港抽廣告的中國建設銀行臺北分行,也遭到抗議,引發台灣媒體界的關切。值此之際,大家也該積極關切的是立法院審查中的兩岸服貿協議,是否預告了台灣的資訊自由走向死亡的命運。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